太痛苦了。但是人总要苟活。


情感是人的本能,生存也是人的本能。如何趋利避害呢,这一切,本来就是矛盾与讥讽。

割裂的新月

掷地有声的情话 

别逼迫她 

刚硬又失了翅膀的人间青年 落进你羽翼茂密的掌心

既然她


下了决心

早已溺死在你青色的湖里

华尔兹的三拍子就是为叙事而生的。


在三拍子里你可以叙事,可以诉说。你可以讲从相遇就已经拉开序幕的离别,可以讲上个秋天的午后淡金色液体里的茶叶,可以一边手挽手跳舞一边谈起楼上疯掉的女人,谈她五年前唱过的花楸树和玛丽莲之歌。


叙事才是真的,你讲的东西都是真的,那些清晰的回忆不会有假。抒情都是三拍子以外听众自作主张而发散出去的臆想,抒情才是并不存在的。

想写面纱和维斯塔贞女的梗了……

把那些晦涩的俄文字吞下去吧 

像吞有籽的石榴 像咽下不曾炒制的旧香料 像口含苦涩的栀子花

把它们都吞入腹中


你只管把它们统统吞入腹中 ​​​

这么想来我邓真的太惨了。


他的形象基本吻合英国旧小说里那一类“终生不婚的老小姐”意象,严于律己,饱受敬重,又温柔又宽容,对自己干涸的私人情感只字不提。但不会有任何人感到奇怪,主角和读者一开始都觉得这一类人没有故事,没有丰沛的情感。


这类小说写到最后结局主角们总是通过披荆斩棘获得了美满的幸福。掠过那些奇幻的冒险,我们匆匆一瞥才会发现,那个独自终老的、自持的、平静的、勉强维持着蚌壳般的端正的人,原来是在很早的岁月里就丢失了一段过于刻骨铭心的爱情。


他也有爱恨,也有龌龊的迷思,有遗憾,有情欲。因着命运的摆弄,因着个人的意志与迷幻的美梦,而他为了某种倔强和忠贞——


为了...

锁文我一开始想的是暂时还不会锁吧,我只是个小透明,自己是成年人,每一篇车也都标注了nc17的分级,也没用来盈利。

不过看首页风气,真的会有人心惶惶的感觉。如果到了很严峻的地步还请首页的妹子们告诉我……

等手上事忙完了还是会把文发到ao3。

???看到一组神寡演员互换

我怦然心动


本神寡女孩要开门营业了


(来源应该是推上的BossLogic~)

1 | 9
© 逸青z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