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收到了 @🍓 太太的鼠标垫!!!!疯狂表白太太!

非常喜欢了!实物跟图片一样好看呜呜呜呜 质感也非常好

而且真的好大啊hhh 比我想象的还大很多 用鞋子和帽子对比了一下(请忽略我的直男拍照……

太太的画一直都给我很温情的感觉😭

罗宾阿姨真可爱……神寡先往后稍稍 我要爬墙了

能拯救我的可能只有爱情吧。别人的爱情,自己的爱情。

幻想里的爱情。

我的苦痛其实并非来源于苦痛,而是来源于无意义。

我的苦痛应该落在我天将降大任的头颅上,裹挟推助我在伤口上描画出最精微壮烈的诗篇;

而不是仅仅做促成我腐烂在潮湿角落里的锈剑。

艳光

她发了梦。


没想到会在这时候做梦,好似浮在一片影影绰绰的光景里,在梦境中她是赤条条的,光洁又原始,身肢与那条淡青色的薄被纠缠。且始终只是一个人,没有性的玩伴。


而高潮如同海的涌流,一阵一阵地卷上来;半个身子都是又麻又松快的。她下半身的早花渐渐开了,轻歌曼舞地,荡漾在暖乎乎的水里。


那些花都漂着,在粉色的光里上下地浮动。于是她又转换了姿态,伏在褥子上,长长的黑色卷发贴着脊背滑了下来。大腿紧贴着小腿,被淡白色的尼龙扎带束着,留下两迹肉红色的凹痕,挣扎不得。但是并不见某人、某个器械或者某种力量来摆弄她。她只是莫名其妙的、力不可支地被束缚着,既反抗,又瘫软。


-

她双腿间...

今天看了一个porn
top的侧颜很像桃总 实在叫人心动

我家乡这边的鬼节是昨天过的。昨天不慎穿了高跟鞋,出门祭祀的时候到了坡上,上不去,下不来。
然而到了今天,仍然有在寂寥的小路边点香烧纸的人。楼道也还有人烧香,香和烛都插在半块土豆上,被置于家门两侧,温柔地烧着。傍晚打开窗户的时候,纸钱燃烧的气味被风裹着吹进屋来,呛人,但是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我想到新逝的亲人,夜间出门去拜祭他的时候,总觉得一回头还能看到他穿着夏日的旧白衫,微微扶着腰,在一楼临街的窗那里远远望着我和妹妹的一个幻影。我想起日落,想起霸凌和决裂,想起我和妹妹其实很久不往来了的事实,还想着这燃烧着的颗粒也烧不坏的故乡的深蓝色的苍天。
纸钱在草间的空地上燃烧,暗淡的黄色纸张,摸在手上是皱的,软绵绵...

想尝试写的东西太多了,盾冬的话,想写老友变爱侣,想写乡村风,还想写原作向双性转。
还有神寡她是龙au……

1 | 8
© 逸青z / Powered by LOFTER